bet36官方_bet36安全吗_bet36官方网址|中共肃州区委组织部

酒泉师范进步学潮始末

来源:党史办  2015年09月18日  阅:  字体:

酒泉师范是酒泉地区教育事业的摇篮。它的前身是建于明代的酒泉书院。自1920年改为甘肃省立第九师范,至今也已有60多年的历史了。

解放前的酒泉师范,由于国民党的反动统治,贪官污吏治校,迫使学生多次起来反抗,争民主,争取改善学习条件,学潮时起时伏。仅1934年至1945年的11年间,就因学校当局贪污经费、打骂体罚学生、实行法西斯教育、压制民主、教学条件简陋、师资缺乏、教育质量低下等原因,在我党地下工作者和进步教师的影响下,闹过三次规模较大的学潮。

1934年春,由于校长王巨麟经常伙同他人贪污学校经费。打骂学生,激起广大师生极大的义愤。学生在徐正荣带领下闹了第一次学潮。这次学潮规模较大,参加学生200多人,全校罢课,高呼:“王巨麟滚出酒泉师范”等口号。后来马步康的部队包围了学校,地方当局出面调停,答应把王巨麟调出师范,学生们才复了课。

1936年,夏煦、赵晋阳等一批进步知识分子来酒师任教,给学校带来了活力。夏煦是东北吉林人,毕业于北京某大学,是共产党员。1931年,日本进入东三省,并向华北逼进。东北被日本占领后,他怀着极大的悲愤离开了家乡、经西安、兰州、来到酒泉。在师范任教期间,他经常讲一些革命道理,加之他知识渊博,课讲的好,学生们都很尊敬他。在中华民族面临严重危机的时刻,发生了着名的西安事变,在中国共产党的努力下,实行了国共合作,全国出现了救亡图存、联合抗日的新局面。夏煦、赵晋阳等教师,结合教学,大力宣传抗日,极大的激发了学生抗日救国的热情,学校气氛异常活跃。但学校当局仍然和过去一样,压制民主,限制言论自由,不许学生议论抗日救国的事情,他们只顾贪污经费,一饱私囊,不购买必要的图书仪器,教室四面透风,桌凳破烂的一塌糊涂而不修缮,实验器具几乎一无所有。在这种情况下,大家推荐韩文参等学生前往总务主任雷恒文处交涉经费等问题,雷态度极为蛮横,说学生无理取闹,将学生代表们推出门外。这样第二次学潮就爆发了。

学生们首先查封了雷的账目,并将雷从办公室推出打了一顿,又把他拉过百十米的校院,扔在了校门前的大路上,头发也拔掉了很多。接着就关闭了校门,将校长郭长拒之门外。并给郭列了十大罪状,向临近各县及全省印发了传单。尔后,又连夜写了“打倒郭长骇!”、“拥护抗战”等标语贴在大街小巷,使酒泉及全省为之震动。为镇压学潮,当时酒泉驻军首脑马步康亲自出面,在学校周围加岗加哨,墙上架了机枪,先把学生韩文参等叫去单独谈话,威胁利诱。但这几个学生到达哪里,学生就拥到哪里,使之无法谈成。马步康就召集全校师生开会,说学生受赤色分子宣传,破坏抗战。马在台上讲话,学生却远离讲台,拒绝听讲,迫使他不得不走下讲台,到学生跟前来讲。当时正下着毛毛细雨,到讲完话时,马步康也被淋成了落汤鸡,当众出丑,场面很是惨淡。随后马就哄学生回家,给各旅店都打了招呼,不准学生在店住宿,并给学生家长打了招呼,施加了压力。诡计施尽,未能奏效,七区专员曹文启也前来平息,还是不起作用。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省教育厅派督学王鼎极来酒泉调停,学生要求核查学校账目,撤换校长郭长骇。王鼎极接任酒师校长。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学潮,终以学生胜利而告结束。此后不久,夏煦老师带着顾元勋等学生离开酒泉师范,通过兰州八路军办事处赴延安学习去了。?

1939年,共产党员寇从善同志受党组织的派遣来到酒泉师范。

寇从善是青海湟中县人,曾在青海省师范学校、南京蒙藏学校、北京蒙藏学校读书。在北京上学期间,他参加了着名的“一二九”运动,耳闻目睹了日本侵略中国的暴行和国民党卖国求荣的事实,认识了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联合起来,压迫和剥削中国人民的面目。后来又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学联合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等革命组织,逐步树立了革命的人生观。1937年入陕北公学学习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39年1月入延安马列学院学习。毕业后党把他派往青海工作;但因当时他的身份暴露,马步芳防范很严密,无法到青海去,他就与当时在马步康部队任副官的叔父寇干成联系来到了酒泉,在师范一边教书,向学生宣传灌输革命思想,一边联络酒泉的地下党孙世芳、陈国英同志积极开展地下工作。?

寇从善来酒泉时,示范的校长是田维农,此人在甘肃军界、政界都有一定的势力。在酒师任校长期间,时常身着军长,出没于七区专署和国民党驻酒泉军事首脑机关,有时还领着家小、带着佣人,挂上马刀在街上兜风。此人为人处事、对待学生都极为蛮横,动辄就在全校大会上训斥、打骂、甚至开除学生。还与总务主任尤杰明一起,克扣学生的伙食费和助学金,其手段卑劣为人所罕见。如在省上来人核查学生数目时,将不在册的附小学生编入名册,冒名顶替,多领钱物,以肥私囊。同时,对教育工作,对如何搞好教学无所用心,只在每星期的朝会上说几句话,训斥学生,其余时间概不露面。学校破烂不堪,图书、仪器奇缺,他却熟视无睹,处理问题是非不分,甚至颠倒黑白,压制民主,专横跋扈。学生对校方提出意见和建议,非但不予调查改进,而且声称要查处领头人。学生对田维农的这种霸道作风恨之入骨。寇从善来学校后,对田维农的做法也很气愤,他暗中鼓励学生开展斗争。

1945年秋的一天,学生针对当局贪污经费、食宿条件差、教学质量低的情况提出抗议,并写了意见书,上交田维农。田即在第二天的朝会上辱骂“西北青年没出息”等等,引起学生的极大不满。会后由学生车兴文领头,在南门外的河坝里开了秘密会议,商量闹学潮事宜,规定了纪律,实行分工,并准备了器械,如石头、瓦块、棍棒,还预备了一桶屎尿。晚上熄灯号响过,学生突然集合,按照分工,将学校后面的田宅围了个水泄不通。当时田已经脱去外衣,只穿睡衣,学生代表闹到了田的卧室,当场质问田维和不改善学生食宿条件、辱骂学生?田不予答复,还拍桌子瞪眼,训斥起学生来。学生代表就退出来了,这时外面学生已经一阵乱石飞舞,将田的门窗砸得粉碎,幸亏田钻到桌子底下才保住性命。学生再次冲进田的卧室,把只穿睡衣的田维农抬出校门,将一桶稀屎顺头浇下,弄得田维农人鬼皆非,随后就管了校门,禁止任何人出入。田被抬出校门后,颤颤兢兢,哭丧着脸跑到河西警备司令部告状,司令部将兵前来学校给田维农取衣服,学生拒绝士兵进校。持枪荷弹的士兵就翻墙入校,并威吓学生说要开枪,但学生毫无惧色,列队朝前走去,命令士兵们自原处翻墙滚出了学校。接着专员曹启文连夜亲自来校,让学生开校门,并在学校门卫声称他是专员。学生们也严厉回绝,不予开门,让曹天亮后再来,曹启文只能无可奈何的回去了。随后学生们就将事先准备好的标语连夜贴在了大街小巷。天亮后,河西警备司令部的长官来到了学校,说“学生干的太过分了,历史罕见,不成体统”,要学生立即复课,并要田维农继续任校长。学生却坚决要求把田维农赶出酒师。这样,经酒泉军政界多方面调解都无效,最后只能与学生和谈,在答应了学生提出的条件后,学潮方才平息。

第三次学潮,表面上看只提出了一些经济方面的要求,但意义却是很大的,它是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主张影响下,酒泉民主革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他打击了国民党在酒泉的反动统治,发扬了正气,伸张了正义,震动了省内外,表现了酒泉爱国学生不屈于国民党黑暗统治,向往自由民主新生活的愿望。它在酒泉人民反贪污、反压迫的斗争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。

?

?

作者:刘吉平 责任编辑:远程办
12380|免责声明|联系我们 |网站地图|手机访问|公众微信
主办单位:中共肃州区委组织部
联系电话:0937-6987619 E-mail:szqzzb@163.com
地址: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西大街3号 邮政编码:735000
Copyright ? 2004~2018 中共肃州区委组织部 All Rights Reserved. 陇ICP备09002447号-1
技术支持:雨青网络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