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6官方_bet36安全吗_bet36官方网址|中共肃州区委组织部

酒泉县人民群众掩护、营救的几个红军战士

来源:本站原创  2015年09月18日  阅:  字体:

193610月,红四方面军前锋部队五军、九军、三十军从靖远渡过黄河,组成西路军,开始了悲壮的西征,同地方军阀马步芳、马步青及地方民团进行了殊死的斗争,失利后在河西留下大批流散人员。当地人民群众冒着生命危险,不顾敌人的严酷搜捕和血腥屠杀,掩护、营救了许多红军战士,并帮助他们或积极寻找自己的部队,继续参加革命斗争;或巧妙的隐蔽下来,使他们脱离险境,就地成家立业,为革命保存了实力。当时仅流散在酒泉县境内的红军战士就有30多人。这些人多数都是后来环境安定后陆续来到酒泉的,只有5人是负伤被俘押解酒泉后被酒泉人民盐湖、营救下来的,其中两人已故。最近,我们访问了健在的吴生霭老人。他是当年被其同乡、小时候的同学、在马家队伍中服役的周永恒掩护下来的,解放后又重新参加工作当医师,现已离休;另一位是当年被在马家队伍中服役的青海籍士兵魏占彪掩护、庞明俊收为“侄儿”营救下来。解放后参加工作并加入中国共产党、现已68岁仍在继续工作的张安泰老师傅;还有一位十原被李玉田收为义子掩护下来,现在泉湖乡务农兼理发的李金章老战士。他们抚今思昔,感慨万端,深有感触地说:“我们能活到今天,看到自己为之浴血奋斗的新中国的诞生,亲自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事业,为四化贡献力量,并能安度晚年,与酒泉人民的营救帮助是分不开的。”

我们首先来到离休老大夫吴生霭的家,老人刚出去散步,他的老伴刘氏接待了我们,进屋后,只见桌子上放着电视机。各式家具样样都有。一会儿老人回来了,只见他满头银发,戴一副老花镜,显得精神铄。寒暄之后,老人便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。

他说:“我是青海乐都县人,生于1906年,小学毕业后,经人介绍到兰州军医教练所学医。1929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当军医。1931年在江西参加董振堂等人领导的宁都起义,起义后被编在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团,19349月随部队长征。19371月,在高台与马家队伍作战受伤后被俘,在押送青海途中,到民乐县扁都口跳岸逃跑,在祁连山中给人挖金子。19388月来到酒泉城里,当时马家队伍搜查十分严厉,但因我是青海人,始终没有被人发现是流散红军。此后我就在酒泉行医。一次我到邮电街金塔人开的店里去,在那里碰上了同乡、幼年时的同学周永恒。周永恒当时是驻肃州的第一百师二九八旅旅长马步康的书记官,两人相遇,各自吃惊,我躲避已来不及了,周永恒见我惊慌失措的样子,心里已经明白了八九分。周要我到他家里去,我虽不知他是什么意思,但又无可奈何,只好硬着头皮到他家里去,到家后,他给我安排了饭菜,并说外面搜查很紧,要我暂时在他家里躲避几天,不要到外面去。此后,我就给他喂马、磨面、干杂活,他外称我是他的亲戚,是周永恒念乡亲同学之情把我掩护下来。后来周随部队回了青海,社会环境也安定下来了,我就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,在酒泉城里办了个诊疗所,并在金塔、玉门等地行医维持生活。我是军医出生,外科技术较好,常治一些枪伤、刀伤之类的疾病,所以此类病人常来找我看病,其他病人也慕名而来,让我看病的人越来越多。记得有一次,总寨有个农民,在外面拣来一个未爆炸的手榴弹,因不懂其原理,慢慢将盖子拧开,拉出引爆线,手榴弹爆炸,将左手4个指头炸断,全家人急得六神无主,连夜来找我,我用自己配得药给他治疗,很快就好了,当时他家里很穷,我就没有向他要钱。哪料1960年,那人的儿子给我送来了30元钱,并一再道谢。解放后,我参加了工作,担任县人民医院副院长,在地区人民医院和县人民医院当过医生,现已离休。”

谈到其家庭生活时,老人接着说:“以前因为孩子多,生活比较困难。现在8个孩子已全部工作,生活好多了。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党的富民政策深入人心,我也由原来的退休改为离休,月工资170多元,生活比较富裕。”

接着我们来到县汽车运输队,在修理车间遇到了正在干活的张安泰老师傅,说明来意后,他便和我来到一间办公室谈了起来。

他说:“我是四川宣汉县人,生于1917年,15岁就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,后到西路军九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当司令员,1937年在梨园口与马家队伍作战,负伤后藏在死人堆里,后被搜捕,敌人几次要枪毙我,幸亏有个叫魏占彪的士兵求情才免遭杀害,后来魏占彪又把我送到一个老百姓家里养伤,几天后,他们的部队换防酒泉时,又把我送到酒泉,在肃园街一个老百姓家里养伤,伤好后我又到了庞明俊家里当徒弟。”

“庞明俊是个基督教徒,河北人,膝下无子,靠打铁、修理为生。他家先后掩护过5位红军战士,除我以外,还有新剧团的姚世春、三十军战士韩金福、九军二十六师的六光汉和一个姓王的红军战士。我到庞家后为了便于隐蔽,就改名为庞福寿,庞就称我为“侄儿”,对外人说我是他在四川南充的弟弟的儿子,来酒泉投亲学艺的。我在庞家住了一个多月,意外的事情发生了,1937年农历五月初三,马家队伍突然全城戒严,挨门逐户搜查红军,我正给木工要端饭,没有防备,敌人闯了进来,我又一次被捕了,庞明俊苦苦哀求也无济于事,马家队伍准备将我们送往青海,庞师傅得知押送我们的是一个连的部队,就花钱买通了那个连长。我们临走时,庞师傅又将5元钱缝进我的衣服,嘱咐我逃跑时作路费,然后挥泪而别。有一天,行至民乐县扁都口天已黑了,那连长突然叫我,当时我心里直打颤,心里想今晚凶多吉少,我过去后,那连长对旁边一个士兵说:“让这个娃娃到我们那边给我买烟去!”我心里想,黑天半夜的,这里荒无人烟,我到哪里给他买烟,但又马上想到庞师傅临行前的叮嘱,灵机一动,我撒腿就往西跑,白天要饭晚上走路,走了七八天,终于又回到了酒泉庞家。师傅见我认不像人,鬼不象鬼的,脚上流着鲜血,不觉流下了眼泪。为了防止再发生意外,庞师傅又将我送到了银达乡蒲上沟朋友家里放羊。19388月,驻防张掖的马家队一百师师长韩起功,得知庞明俊家里藏了几个红军,勒令马步康(马家队旅长,当时驻防酒泉)将我们师徒几人抓获押送张掖。庞师傅知道这个事情后,就带着我们逃到兰州。1943年,马家队伍调离酒泉后,我又跟师傅回到酒泉,办起了修理厂。解放后,我参加了工作,现在县机械厂上班,后又转到汽车运输队,并于196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我今年68岁了,已经退休了,但我身体还好,又是八级修理工,因厂里技术人员缺乏,就又回到厂里继续工作。

而今的张安泰,已经儿孙满堂,孩子们都已参加工作,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。去年汽车队还安排他去广州湛江市疗养观光,路过四川时,他到老家去看了一下,老人对党和政府的关怀很是感激。

最后,我们又来到泉湖供销社门口,与正在那里立法的李金章谈了起来。老人十分乐观,当我们说他一年四季在露天理发很辛苦时,他乐呵呵的说:“在露天理发虽不及在室内舒服,但是与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相比,那真是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下。”接着就谈起了他的经历。

他说:“我是四川简阳县人,生于1919年,1934年在四川参加红军,是红四方面军军部医院的看护兵和理发兵,19371月在高台与马家队伍作战时被俘,送到酒泉,关押在东城巷李家店里,店主李玉田看我怪可怜的,就用好就好菜招待管押红军的马家队伍营长寇干成,等有了交情后,他就试探着对那个营长说:‘寇营长,把这个李姓的娃儿给我做个帮手,干干零活行吗?’寇当即一口答应,就把我送给了李玉田,因为李玉田的店里常有马家队伍的官兵出没,李玉田怕我在这里出问题,就把我送到临水老家里务农,后来又帮我做小买卖,挑着担子走村串户卖火油,有时也到城里帮助干零活。”

谈到解放后的情况时,李金章说:“解放后,我曾随铁路第一工程局参加铁路建设,在那里为工人理发,后来又到酒钢、玉门等地以理发为生,以后又到泉湖乡居住,在乡农具厂工作了纪念。1980年,随着农村政策放宽,我又领取了营业执照,一面务农,一面为群众理发,生活较好。现在全家四口人,老伴与大儿子务农,小儿子上学,我理发,收入也不错,我还享受红军流落人员待遇,按月领取生活补助费。今年乡政府与民政局又给我申报解决户口农转非问题,不久我就会搬进城里居住,安度晚年。想想过去,看看现在,我从心眼里干学共产党和人民政府,也感谢掩护、营救过我现在已去世的李玉田老人。”

 

 

作者:党史办 责任编辑:远程办
12380|免责声明|联系我们 |网站地图|手机访问|公众微信
主办单位:中共肃州区委组织部
联系电话:0937-6987619 E-mail:szqzzb@163.com
地址: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西大街3号 邮政编码:735000
Copyright © 2004~2018 中共肃州区委组织部 All Rights Reserved. 陇ICP备09002447号-1
技术支持:雨青网络科技